Site Map
網站地圖
股票代码:600763 SH
呂建明:我想做一家有使命感、基于價值觀運營的好醫院,就像梅奧一樣
2020-06-01 11:27:11

微信图片_20200601100711.jpg

他早早投身商海,獨具慧眼,選中醫療服務産業這條長長的“雪道”,讓資本的“雪球”越滾越大,讓企業成爲國內口腔醫療界翹楚。


他胸懷夢想,希望建成一間像美國梅奧診所(Mayo Clinic)一樣有使命感,臨床、科研、教學三位一體的非營利性醫院,將醫學精神和科學精神完美結合。


通策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、通策醫療董事長呂建明,畢業于杭州大學中文系,習慣用人文科學的思維方式诠釋商業世界。


由浙商總會公益慈善事業委員會出品、都市快報快公益策劃、浙江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支持的“浙商·責任之魅系列訪談本期推出:

呂建明:我想做一家有使命感、基于價值觀運營的好醫院,就像梅奧一樣

微信图片_20200601100744.jpg

呂建明

通策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

通策醫療董事長



問:您認爲通策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麽


呂建明:如果每一個醫生,每一個護士都有這種“場”的意識,就會形成一種能量彙聚的文化,這種文化才是最有價值的。這才是真正的“護城河”、一種文化的堡壘。它一旦形成,別人是很難競爭的。醫療更像人文,從它形成的氛圍和跟客戶的這種接觸面來說,它更是一個人文的系統。



1992年底,呂建明决定“换一种活法”。从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,他在浙江省残疾人联合会工作了几年,“学会了与社会最困难的阶层打交道,对歧视的现象有了深刻的认识”。同时,他也发现了自己工作的局限性,萌生了放下“铁饭碗”去做企业的念头。


1993年11月,呂建明“下海”投身房地产业,先后成立了浙江通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、浙江通策房地产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。2000年后,房地产业的高峰兴起,通策集团乘风而上,获得过“杭州市十大城市运营商”称号。


在这个过程中,呂建明也发现了房地产业的掣肘之处——调控引发的政策和金融上的变化、不稳定的现金流。2004年,通策开始探索转型。


2006年,通策成功收购杭州口腔医院。进入医疗行业,呂建明慢慢对医疗有了新的认识:“医院的资源、口碑和品牌都要积累。医院有一种‘场’,对医生的影响,对病人的影响都非常关键。”

微信图片_20200601100905.jpg

 2005年的杭州市口腔醫院 


刚开始做口腔医疗的时候,通策选择像开“星巴克”一样开口腔医疗连锁机构,却遭遇了发展瓶颈。“当时,全球范围内也没有比较成熟的样板可以借鉴。我们就自己尝试。第一步就是把小的门诊部和诊所全关掉了。”呂建明说,“牙科带有很大的手工业属性,不可能把一户一户的手工业者或者一户一户的农户,整合成一个大产业。农场是一个产业,农户的连锁就不是。资本可以做农场,不能做农户的联合体。就像大的口腔医院是口腔医疗人力资源的蓄水池,我们只能做大的能量‘场’,不能做个别医生为主的诊所。”


如今,呂建明所执掌的通策医疗,已经是中国第一家以医疗服务为主业的主板上市公司,也是中国最大的口腔医疗机构之一。回过头来再看医疗的本质,呂建明有四个清醒的认识:

第一,要以客戶爲中心;

第二,醫生是醫院的主人;

第三,單個醫生的結合不能成爲一種商業模式;

第四,醫療資源投放的半徑不能過大,要圍繞中心醫院去布局。

“我們看到了清晰的方向,有了這些認識以後,才會有今天這樣的成績。”



問:通策在踐行企業社會責任方面做了哪些工作? 


呂建明:我們從事這個行業本身就應該從公益的角度去看。解決人的病痛,解除未來的隱患,所花的每一分錢不是即時價值,而是持續的價值。公司所有的人的每一個行動,都應該給人帶來最好的價值,給社會帶來最好的價值。這也是我們企業的價值觀、我們的使命。



“所谓‘公益’是公共利益,对别人有利的事情。”呂建明说,“你不做对别人有益的事情,就没有价值。公益对我们整个国民素质有很大影响,我们坚持做这件事情肯定是对的。”


2015年7月,通策集团牵头发起成立浙江存济医疗教育基金会。在呂建明心中,希望基金会在未来能够为中国现代医学的长期发展奠定系统的、坚实的、高水平的基础,推动医学基础研究,引进世界先进医疗技术,提高医疗教育水平,培养医疗高级人才,福泽民生。


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丁仲禮這樣定義“存濟”:“‘存’是存真去僞的科學精神,‘濟’是濟世救人的醫學精神,科學精神和醫學精神的結合叫‘存濟’。”


而在呂建明眼中,“存”是“使存”(save),“濟”是“救濟”(aid),這是通策的理想,也是他們的行動指南。在今年抗擊新冠疫情的戰鬥中,就有“存濟”人的身影。武漢存濟口腔醫院的醫護人員,紛紛寫上請戰書,組成存濟“抗疫情醫療小分隊”,分三批支持抗疫一線。

微信图片_20200601101032.jpg

 杭州口腔醫院的醫生在診療中 




問:通策理想中的社會價值要如何實現?


呂建明:要讓一個有使命的醫院、醫學院,一個臨床、科研、教育一體的醫院,作爲企業上市公司的母公司。上市公司壯大以後的價值爲它服務,利潤爲它服務。當然它所産生的可以商業化的東西,創新藥、技術等,源源不斷支撐這個上市公司的發展。同時我們的醫生們有一個殿堂級的環境。這是我的理想,這是有希望的。



呂建明对通策医疗的最终期待,是深刻改变医疗行业架构,不仅仅是口腔医疗,而是整个健康产业。


“我想做一家真正的好醫院,就叫做‘存濟醫院’。它要像美國梅奧診所一樣,是一家以團隊精神、多學科合作,真正解決問題的精品醫院。這家醫院是非營利性的,包含研究所和醫學院,不是爲了賺錢而存在。它可以像西湖大學一樣接受捐贈,它建立的目標是要解決人類的問題,解決疑難雜症。”


在呂建明的理想中,这家医院要作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;上市公司负责盈利,作为支撑非营利性医院的源头活水。为人类进步攻坚克难的项目,就放到存济医院;有些已经很成熟的、可以标准化、能解决很多人问题的东西,就放到上市公司。


呂建明说:“这是我理想中通策医疗未来的结构,估计要花费200亿元左右,建医院100亿元,再去运营和找到全球最好的、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。现在我们有300多亿元的市值,我想通策医疗达到1000亿元市值以后,我们就能够支撑这个理想。”

微信图片_20200601101454.jpg

 杭州口腔醫院內景 




問:您爲什麽給浙江大學捐贈2億多元,重點關注哪些方面?


呂建明:之所以對浙大捐款,一個因爲我是校友;二是一個運作很好的、有溫度的社會,它就需要有這樣一種互動。你很難說是有具體的目的性,但我喜歡這種文化。我喜歡我自己和我的家人和朋友們都生活在這樣一種氛圍裏面,它有人的溫度在。



在呂建明看来,做医疗一半是教育,一半是治疗。医疗资源的积累、未来人力资源生产的过程很长,老百姓的健康意识跟教育连在一起,无法想象把医疗和教育彻底分开。


2017年,通策集团向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捐资2亿元人民币,计划整合医学教育、科研和医疗服务领域的国内外优质资源,培养高等医学人才。呂建明还以浙大校友的身份,为浙江大学新成立的张曦艺术与考古教育基金捐资2000万元,重点支持浙大艺术与考古博物馆的建设和发展。

微信图片_20200601103050.jpg

 呂建明(右)捐赠张曦艺术与考古教育基金 


“历朝历代,为什么我们的科学艺术就是不发展?因为过于实用,就是该‘奢侈’的地方不够‘奢侈’。尤其是大学,就应该有花不完的钱。”呂建明说,“所有的大学就像艺术一样,甚至科学也和艺术一样,它是个奢侈品,你要有一种推动力去激励一些人义无反顾地去做这件事情。艺术上面要舍得去浪费,因为那不是制造标准产品,要有人天马行空地去想象。也许一次学者的聚会,他们确实把部分受捐的钱花到吃饭上面去了。但他在大家的话题间、在各学科的交汇处,突然产生了灵感,就可能产生重大的发明和发现。”


作为浙江大学的校董,关于捐赠,呂建明也有自己的态度。


“現在我們的大學把人的因素看得太輕,把樓看得太重,對慈善是一個俯視的態度;我們的校友們又過于去追求這種虛名。事實上,我認爲每個校友都應該有捐款,除非他生活窮愁潦倒。它要形成一種文化,並不因爲我錢少就不捐,或者對錢的去向有懷疑就不捐。本身要打破這種懷疑,你要首先走出這一步。”

微信图片_20200601113844.jpg

 呂建明(右)受聘成为浙江大学校董 


同時,他還特別強調了制度規範和公開透明的重要性。“大家捐出一部分或者讓渡一部分權益,集中在一個公共的‘池’裏邊,去做公益的事情。掌握公益資本的,都應該承受監督,都應該極其規範、透明,這是社會的進步方向。但是你不能夠在一個理想社會到來以前什麽都不做,我們的企業家和公衆還是要更多寬容。”


//////////


浙商責任價值觀

微信图片_20200601103938.jpg

 呂建明(右)接受都市快报副总编姜贤正(左)采访 


問:您如何看待家族傳承?

呂建明:對家族傳承的問題,不能考慮太多。如果一定要說,第一,要讓後代能夠維持體面生活、繁衍後代,也可以支持他們做一些藝術和科學等奢侈的事情。第二,要不惜代價投資後代的教育。第三,可以設立一個家族創新基金。如果說通過創新,你的後代能夠超越你,當然是好事情。所以要有教育基金、家族創新基金,然後一塊有息資産,就可以了。


問:您眼中的浙商是怎樣一個群體?

呂建明:浙商群體始終不斷地在接受考驗,群體也還在分化和叠代。大量的人還是會消失掉,新的一代人會起來。現在是在一個比較快速叠代的過程當中,這個群體將有一個涅槃重生的過程,我覺得最艱苦的時候還沒到來。


今天的社會是地球村,全球生意、全球事業,關鍵是你要把自己的事業做到最好,做得有價值,這是最重要的。現在還是要提高質量,要高質量發展,不能夠有一種“帝國情結”。很多我接觸過的浙商,都有這種情結。當然某種意義上我也有這種想法,也有沖動的時候,覺得自己是萬能的,什麽都行。制造業、房地産、大健康、金融,什麽都想幹。



要順應變化,才抱得住未來。

//////////

本文內容根據都市快報副總編姜賢正對通策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、通策醫療董事長呂建明的訪談整理而成。



—END—


文字 编辑 排版 / 姜仲迪